中大投融资总裁班 什么是企业的股东?

日期:2017-07-12 11:11:24

企业基因•(以道驭)术之 股东,股东是公司存在的基础,是公司的核心要素;没有股东,就不可能有公司。

企业基因、股东能力

企业老板可以选择一个非常好的产业,选择一个非常好的地理位置,一群优秀的员工,以及一批忠诚的顾客群。

除此之外,还需要有一个或多个甚至一群志同道合、能力互补、资源广泛的股东群体。有70%以上的企业在获得一定成功之后,却无法走得更遥远,就是因为股东结构出了问题。

一个企业的股东可以从三个方面而来:一是最初与你一起创业的伙伴;二是企业建成之后,融资进来的股东;三就是从优秀员工中选拔出来的股东。作为老板必须要考虑股东的利益,拿得到好处他们才会参与进来或者投资你的公司,只有让股东看到了企业的价值,并从中获得了利益,公司才会越走越远。

企业基因、股东资源

股东之所以能成为股东,正是因为他们手上掌握别人所没有的资源,或者是因为他有很强的个人能力和行业经验。而他们各自掌握的资源和能力都是互补的,股东之间只有各自占据着不同的优势,才能合作共赢。因此,早期创业找股东,一定要找互补型股东。

或许在30年前,创业者可以单打独斗,因为当时的中国遍地都是机会,严重的商品短缺,只要把产品做出来就可以了,即使你文化水平不高又没什么技术能力也照样有成功的可能。当时选择下海做生意的人,甚至都是些社会地位不高,又没有工作,被生活所迫且敢于放下面子的人。

但30年后的今天,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现在的机会远远不能与从前相比,创业必须是几个掌握不同资源或能力互补的人一起奋斗。有的人怀抱梦想,有才能、有资源却没有资金;有的人有资金又没有才能,等等,这些问题都使得创业者不得不寻找合伙人。有着共同理念或梦想的人更容易一拍即合,说干就干,但他们通常会忽略一个重要的环节,那就是制定经营企业的游戏规则。

企业基因、股东协定

游戏规则即协定,也就是获得全部人认可的公司章程。既然要合伙做同一件事情,那么彼此之间就要相互认可,达成一致,有共同的目标。

首先,所有的股东都要清楚,当初一起办企业的动机和使命是什么,也就是说为什么要做这件事;其次,这个企业的定位是否清晰;最后便是协定,当企业遇到困难时,应该如何解决。必须将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尽量预测出来,并提前明确解决的对策与办法。

例如,一家创业公司有五个股东,公司赚到钱之后,多少钱是分到股东手里的,多少钱用于公司未来的发展;公司若是没能获得成功,最后要散伙了,剩余的资产又该怎么分配。只有上述问题都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,才是真正的股东协定。这就是股东结构组成的关键所在。

案例

2002年,中大投融资总裁班学员在离开了科龙,决定与一位志同道合的同事创办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,但苦无好项目,不知道该做什么好。于是同事就介绍了一位朋友过来,此人当时在一家外企从事智能控制与操作系统开发工作。这一系统一般用于大型活动、会议等的操控,只要将程序设定好,便可轻松控制整个会场的灯光、音响、窗帘、电脑等。

通过讨论,大家一致认为智能系统在中国很有发展前途,而这位技术人员也很想自己创业,但他没有资金。很快我们三人便决定合伙成立一家公司,专门代理国外先进的智能系统在中国的销售与安装。

作为专业人士,新加入的朋友顺理成章地成为公司的主要管理者,而我与同事负责出资。之后,我们开始协商合作规划,出力的伙伴说:只要在一年内,我能保证公司不会亏钱,你们就要给我33%的干股。我和同事当时心想,他居然有把握一年就可以保证不亏钱,那么一年之后给他33%的股份也无妨,如果真的是个人才,那么之后肯定也能赚更多的钱,于是我们俩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实践证明,我们的眼光是对了,这一年此人非常的努力,33%的股份激发了他的潜能,到年底公司不仅没有亏钱,还赚了不少钱。按照约定,我们将33%的股份给了他,在他的管理下,公司发展得非常不错。但自从有了33%的股权,这位仁兄的心态就发生了变化,开始在公司的财务方面动手脚,再加上我们俩并没有严格的监控,起初并没有发现问题。

渐渐地,公司的财务开支越来越大,而他也开始买车买房,我们俩感觉有些不对劲,当时虽然赚了不少钱,但也还没到可以让他如此挥霍的地步。经过一番调查才知道是他在做手脚,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他已经开始组建新的团队,准备独立单干了。最后三人只好不欢而散,当时公司成立还不过五年的时间。

股东,公司的核心要素、公司存在的基础

如今我回过头来再进行反思,当时在创业之初就存在三个问题:第一,办这个企业时,我们没有共同的使命感;第二,我们并没有谈过长远的理想和愿景;第三,虽然我们谈到了定位,也知道公司该怎么走,但从来没谈过遇到问题之后该怎么解决,当时所有的讨论都是以利益为出发点。

其实,刚开始的方法是正确的,从0到33%的股份激发了这位管理者的积极性。只是后来我们没有把握好人性,在拿到33%的股份后,他会认为这本来就是他应得的。但在后面的几年,他仍然为公司赚了很多钱,可大部分钱都没能落到他自己的口袋里,此时他的心理就开始不平衡。

如果当时我们与他再做一个协定,例如,要是第二年能赚到500万元(金额可以协定),那就将公司60%或51%的股权给他,我们出资的两人只占40%或49%,这对他自己而言,就变成名副其实的老板了,他完全是为自己打工,而我们还是有钱赚的。那么,后来的结果肯定就大不一样了,或许也就不会闹到不欢而散的地步。

我们自己本身也缺乏对企业管理制定科学的管理制度,当时把关不够严格,在某种程度上,也是纵容了管理者的贪婪和腐败。就好像国家行政体系一样,某个机关领导权利过大而缺乏监管,就容易产生腐败,这也是人性的问题。对我来说,那一次创业经历,虽然最后赚到了钱,但就做企业而言是失败的。(本文原作者:尹玉龙)


分享到:
中山大学总裁班 中山大学EMBA 资本经营 投融资 企业上市 PE私募股权 金融投资与资本运营 商业模式 广州EMBA 广州MBA 博研管理哲学DBA 华商 时代 中山大学MBA

版权申明:以上课程知识产权归属中山大学,广州中山大学总裁班培训网仅提供课程信息展示,而非商业行为
中山大学总裁班培训网提供技术支持  http://www.embach.org/ 京ICP备11007365号-1
Copyrights © 2007-2018EMBACH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 

 

 

在线客服